欧美人禽猛交狂配_美美哒免费高清影院在线4_国产成人亚洲精品无码车A_中国人在线观看免费的动漫

正確的提示信息

掃碼打開(kāi)虎嗅APP

從思考到創(chuàng )造
打開(kāi)APP
搜索歷史
刪除
完成
全部刪除
熱搜詞
2024-06-27 10:36
黃金行情走完了嗎?

本文來(lái)自微信公眾號:起朱樓宴賓客(ID:the_great_time),作者:大衛翁,原文標題:《黃金行情走完了嗎?上游資源品的投資機會(huì )可能才剛開(kāi)始》,頭圖來(lái)自:視覺(jué)中國

文章摘要
本文從黃金行情走勢、資源品投資機會(huì )到港股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趨勢進(jìn)行了探討,分析了各個(gè)領(lǐng)域的投資邏輯和策略。

? ?? 對黃金、資源品和港股的投資邏輯進(jìn)行深入分析

? ?? 分析供需關(guān)系和周期性因素對投資的影響

? ?? 探討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回購股票與股東回饋的重要性

在最新一期的播客中,我和中歐基金的兩位資深基金經(jīng)理羅佳明和葉培培老師,聊了聊黃金、資源品以及港股的那些事。

 

首先必須要說(shuō)的是,這期節目是在五月底我回國期間錄的,而現在的資本市場(chǎng)真的是瞬息萬(wàn)變,等到這期節目正式播出的時(shí)候,至少出現了兩個(gè)新的變化:

 

第一,中國央行暫停購金了,第二,黃金價(jià)格開(kāi)始調整了。

 

這兩者之間有沒(méi)有相關(guān)性咱暫且不論,但這反而映證了在節目中我們提出的一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——觀(guān)察全球央行購金這個(gè)邊際變量,對于琢磨黃金的短期價(jià)格走勢有著(zhù)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 

此外,今年以來(lái),關(guān)于資源品以及資源股的討論已經(jīng)非常熱了,每當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往往就是市場(chǎng)要進(jìn)入調整期的先兆,所以大家聽(tīng)完這期節目后,如果沒(méi)有相關(guān)倉位的話(huà),千萬(wàn)不要沖動(dòng)行事,多看少動(dòng),想好配置的方式方法為宜。

 

當然,這期節目里我和兩位嘉賓聊的更多的是邏輯和思路,并非具體的投資觀(guān)點(diǎn),因此市場(chǎng)的短期走勢并不會(huì )影響到我們的長(cháng)期看法(當然也不排除類(lèi)似我和Ricky被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打臉可能性),而對于上游資源正處在一個(gè)大周期里這一判斷,我自己是非常篤定的。

  

 

大衛翁:

 

hello,大家好,歡迎來(lái)到我的播客節目起朱樓宴賓客,我是大衛翁。

 

大家看到這個(gè)標題可能已經(jīng)知道,這一期我終于來(lái)填坑了。因為我第一次聊黃金是在 2022 年的前幾期節目,其實(shí)就有一期專(zhuān)門(mén)聊黃金的,到現在在一些社交媒體上還可以看到有一些朋友把我那一期拿出來(lái),去討論里邊的一些邏輯。

 

但是也有很多朋友說(shuō),這不都兩年多過(guò)去了,然后過(guò)去這段時(shí)間黃金漲勢也非常的喜人,你能不能再出一期節目來(lái)聊一聊現在黃金的投資價(jià)值也好,或者是怎么看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?

 

另外我從 2023 年就非常關(guān)注這個(gè)上游資源品,當時(shí)看了霍華德馬克思老先生的一個(gè)MEMO,然后包括機構的這種研究報告,那一直覺(jué)得確實(shí)我們又要迎來(lái)一個(gè)新的大周期了。去年錄過(guò)兩期節目,也合成過(guò)一篇公眾號文章《停下來(lái)的自動(dòng)步道,回不去的超低利率》。

 

不過(guò)這次我覺(jué)得一個(gè)人再這么說(shuō),能輸出的東西也非常有限了,所以請來(lái)了兩位這方面的專(zhuān)家來(lái)跟我一起交流關(guān)于黃金、關(guān)于資源品、關(guān)于周期股,以及可能還會(huì )涉及到一些港股的話(huà)題。

 

今天請到的是中歐基金的葉培培葉老師和羅佳明羅老師,先請兩位跟大家打個(gè)招呼吧。

 

葉培培:

 

大家好,我是中歐基金的葉培培。我是一個(gè)有 16 年投研經(jīng)驗的老兵了,之前的 8 年是在券商研究所做周期相關(guān)的一些研究,在 2015 年以后開(kāi)始做投資,一開(kāi)始是在保險資管,在 2021 年底加入中歐基金,我比較擅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域是周期研究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嗯,我覺(jué)得今天之所以請葉老師,一個(gè)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周期品的研究在供給端也發(fā)生了很?chē)乐氐氖湛s,對吧?在過(guò)去這么多年周期品沒(méi)有大行情的情況下,我知道包括賣(mài)方研究,也包括買(mǎi)方投資,其實(shí)這方面的人才都少了很多,流失了很多。

 

但是周期品研究又特別需要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的堅持,因為你只有見(jiàn)識過(guò)很多個(gè)周期,才可能有比較深入的理解,包括各種不同的周期品的特性。所以今天要請葉老師來(lái)一起深入聊一聊周期品的投資。

 

那么再請佳明來(lái)介紹一下自己吧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好的,謝謝。我是中歐基金的羅佳明,我來(lái)自中歐基金的價(jià)值組。我最早是在香港讀書(shū),在香港工作,然后來(lái)到中歐基金,剛開(kāi)始管理港股的一些公募基金,那在過(guò)去的幾年,我也介入了 A股的基金的管理。我有一個(gè)特點(diǎn),就是喜歡在供給側比較確定的地方做投資,然后持股周期相對也會(huì )長(cháng)一些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所以最近也是對周期品這個(gè)領(lǐng)域會(huì )看得更多一些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對,而且我基金里面的行業(yè)配比上,也是往這方面有一定的側重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那今天請佳明很重要的一個(gè)原因是港股一直也是我的“心頭痛”。投資這么多年港股,起起伏伏,但是我也知道里邊其實(shí)有非常多的機會(huì )。那么最近港股也有了一波行情,我覺(jué)得是時(shí)候來(lái)重新復盤(pán)一下到底發(fā)生了什么,后面還有什么樣的機會(huì )?

 

總之是兩位在這方面既資深,而且現在是真正有市場(chǎng)話(huà)語(yǔ)權的基金經(jīng)理,所以我覺(jué)得我們今天的討論應該會(huì )比較的深入。

 


大衛翁:

 

其實(shí)第一個(gè)問(wèn)題我想跟兩位聊點(diǎn)稍微比較輕松點(diǎn)的,就是關(guān)于買(mǎi)黃金這個(gè)事兒。

 

因為我自己是在 2012 年就開(kāi)始買(mǎi)黃金,剛才跟培培老師在臺下的時(shí)候就說(shuō),就是上一輪大媽開(kāi)始買(mǎi)黃金的時(shí)候,其實(shí)那個(gè)時(shí)候我也小小的買(mǎi)了一點(diǎn)點(diǎn)。但是那個(gè)時(shí)間正好是上一輪黃金牛市的尾聲,對吧?后來(lái)就明顯的出現了一個(gè)回調。

 

我買(mǎi)黃金的方式從一開(kāi)始就沒(méi)有選擇實(shí)物金,而是紙黃金,然后我在 2018 、2019年開(kāi)始定投黃金的時(shí)候,我看到了一個(gè)非常有趣的產(chǎn)品。當時(shí)有好些銀行會(huì )推黃金存款,就是你買(mǎi)他的黃金,你還能一年拿到個(gè)1%~ 2%的利息。

 

咱們不是一直說(shuō)黃金這個(gè)東西最不好的就是他沒(méi)有利息,對吧?這也是巴菲特老先生一直詬病黃金的點(diǎn)。當然我理解做這種產(chǎn)品的銀行背后的邏輯,它可能會(huì )把我的黃金在金交所做一些交易,或者可能有一些抵押什么的,產(chǎn)生一些利息。

 

那我覺(jué)得,唉,這還挺好的,就是我不但能夠定投到黃金,我還能一年收到一到兩個(gè)點(diǎn)的利息,所以我一直是采取這個(gè)方式在買(mǎi)黃金。

 

那到了 2021 年開(kāi)始,我在境外的賬戶(hù)其實(shí)會(huì )買(mǎi)一些美股里面的黃金ETF,就是GLD,應該是最大的黃金ETF。所以我也想問(wèn)問(wèn)兩位,自己有沒(méi)有買(mǎi)黃金,或者身邊的人,然后都是采取什么樣的方式在做這方面的投資呢?

 

葉培培:

 

其實(shí)我周?chē)?,包括我自己,黃金相關(guān)的投資還挺多方式的。比如說(shuō)可以 ETF ,或者說(shuō)金飾,其實(shí)也是一種既可以美化自己,然后又可以做到保值增值的效果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這就非常女性視角了。

 

葉培培:

 

對,特別是送一些親戚,送朋友也是一個(gè)很好的饋贈對吧?你每年買(mǎi)一點(diǎn),然后翻過(guò)去看,十年前的,我發(fā)現也增值了不少,相對一些其他的珠寶首飾,它的價(jià)格是在往上走的,這個(gè)是比較好的一個(gè)方式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佳明你現在有自己買(mǎi)黃金嗎?

 

羅佳明:

 

我自己是沒(méi)有的,但是我媽有一個(gè)好的一個(gè)習慣,就是每次她看到黃金價(jià)格低的時(shí)候,她都喜歡去買(mǎi)一些,然后她就只買(mǎi)也不賣(mài)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他用什么方式買(mǎi)呢?

 

羅佳明:

 

紙黃金也有,實(shí)物黃金也有,我說(shuō)你買(mǎi)實(shí)物黃金,然后存在保險柜里好像也挺無(wú)聊的嘛?然后她就說(shuō)如果哪天出現混亂的時(shí)候,這個(gè)可以給你換一碗面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這就是老人家的智慧!

 

羅佳明:

 

但是我一直不是很理解,但是我發(fā)現基本上每個(gè)低點(diǎn)都有她在底部掃貨的這個(gè)手筆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那她最近應該沒(méi)再買(mǎi)?

 

羅佳明:

 

沒(méi)有,最近甚至把一些老的首飾拿去熔掉賣(mài)掉。因為老的首飾在這個(gè)黃金價(jià)格景氣的時(shí)候,它回收價(jià)格也會(huì )偏高一些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但它應該會(huì )比黃金的現價(jià)還是有一個(gè)折扣的?

 

羅佳明:

 

會(huì )有一個(gè)折扣。實(shí)物黃金的交易中間是有一個(gè)spread,就有買(mǎi)入賣(mài)出價(jià)差。他基本上按照他的買(mǎi)入價(jià),就是我們的賣(mài)出價(jià),會(huì )略低一點(diǎn)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我覺(jué)得就從佳明老媽的這個(gè)買(mǎi)金的理由可以開(kāi)始聊我們第一部分,就是關(guān)于黃金。

 

黃金專(zhuān)題:為什么漲?還能不能漲?

 

 

因為現在黃金價(jià)格漲上來(lái)了之后,很多朋友也會(huì )說(shuō),唉,到底能不能買(mǎi)???它背后的邏輯到底是什么呀?我們之前的那些黃金的投資框架到底還適不適用???

 

我覺(jué)得佳明你家人的這句話(huà)非常的樸實(shí),就是在它混亂的時(shí)候可能可以拿來(lái)買(mǎi)碗面,但它里邊其實(shí)蘊含了好幾個(gè)對于黃金重要的性質(zhì)。

 

因為我其實(shí)在兩年前的節目里面就聊到——這也不是我的一個(gè)框架,是對沖基金大佬 Paul Jones——他在 2021 年寫(xiě)過(guò)一篇paper,聊他認為在這個(gè)fiscal bubble 的時(shí)代,最能夠保值增值的資產(chǎn)應該具有哪幾個(gè)特性?其中包括了叫trustworthiness,就是大家都認可它是有價(jià)值的,在亂世里面黃金也可以拿出來(lái)買(mǎi)碗面,但如果到時(shí)候拿出來(lái)的是一個(gè)人造珍珠,可能就沒(méi)人會(huì )愿意賣(mài)你這碗面了,對吧?這是非常重要,就是共識。

 

然后它要有可交換性,能夠比較便利的去變現,它的交易性非常的重要。其實(shí)黃金你說(shuō)它真的容易變現嗎,可能也沒(méi)有那么容易,比起股票,或者比起其他資產(chǎn),但是比起不動(dòng)產(chǎn),比起一些藝術(shù)品,它肯定是比較容易變現的,他可以拿來(lái)買(mǎi)碗面。

 

然后再包括它的購買(mǎi)力,就是它能夠一直給你提供一個(gè)相對比較穩定的購買(mǎi)力。其實(shí)在過(guò)去很多的資產(chǎn)可能都可以提供過(guò)購買(mǎi)力,比如說(shuō)最早的什么郁金香,然后我不知道兩位小時(shí)候有沒(méi)有過(guò)買(mǎi)郵票的這個(gè)經(jīng)歷啊,我們小時(shí)候家里人是非常喜歡買(mǎi)那個(gè)集郵冊的。但現在那些東西都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任何的購買(mǎi)力了。

 

第四個(gè)就是可移動(dòng)性,就它可以帶著(zhù)跑。我相信佳明的老媽買(mǎi)黃金,特別是買(mǎi)實(shí)物金,一個(gè)很重要的點(diǎn)在于它比較小巧好帶。

 

所以購買(mǎi)力、共同信仰、變現能力和可移動(dòng)性共同組成了 Paul Jones對于可以在這種大通脹時(shí)代保值增值資產(chǎn)的評判的框架。

 

在這個(gè)框架里面,他當時(shí)認為比較好的包括黃金,包括equity,就是股票。當然他那篇 paper 最被人知道的是他當時(shí)提出了數字貨幣的投資價(jià)值,因為數字貨幣當時(shí)的市場(chǎng)規??赡苤皇屈S金什么的百分之一、十分之一,非常小。那他認為在這個(gè)基礎上它是有望成為一種新的資產(chǎn)的。

 

我們到今天也看到,大家現在說(shuō)數字貨幣已經(jīng)不去談它的貨幣屬性了,完全是把它當作是一種資產(chǎn),其實(shí)也符合Paul Jones當時(shí)的一種想法。

 

所以在這個(gè)框架之下,黃金是在 2021 年的時(shí)候就被這些大佬認為是有價(jià)值的。我不知道兩位對于黃金的價(jià)值到底在哪里,有沒(méi)有自己的一些想法?或者認為這個(gè)框架里面有什么可以補充的嗎?

 

葉培培:

 

嗯,我覺(jué)得有一點(diǎn)供大家參考一下,就比如說(shuō)這種保值增值的這種資產(chǎn),我覺(jué)得底層的邏輯就是它是一個(gè)有稀缺性的東西,它不是可以無(wú)限獲取的資產(chǎn)。

 

本質(zhì)上,黃金在地殼里面含量是比較少的。一八一幾年的時(shí)候英國開(kāi)始實(shí)施金本位,到了 19 世紀中葉的時(shí)候黃金開(kāi)始大規模的開(kāi)采,之后它可能就是被很更多的國家去作為一個(gè)貨幣來(lái)使用,可能就是最早黃金作為這個(gè)貨幣的屬性在使用,那還是在于它獲取相對比較難一些。如果是一個(gè)可以無(wú)限復制的東西,我覺(jué)得從保持增值的角度來(lái)看就沒(méi)那么稀缺了。

 

再一個(gè)的話(huà),我覺(jué)得就是布雷頓森林體系破滅以后,我們看到更多是把美元作為一個(gè)國際貨幣,黃金的這個(gè)地位就變成從屬地位,本質(zhì)上還是對這個(gè)法定貨幣如果是不信任,那會(huì )作為一個(gè)替代。

 

所以我們看到,剛才提到就是 2022 年之后,很多大佬看好這個(gè)黃金,一方面是看到這個(gè)美元超發(fā)貨幣,然后美國的財政也在擴張,那使得很多不太信任美元的這種思潮開(kāi)始涌現出來(lái),所以大家把黃金作為貨幣的替代,然后把它作為配置方式,那么在全球央行的這個(gè)購金過(guò)程當中也能看到這種趨勢是越來(lái)越明顯了。

 

所以我覺(jué)得補充一下就是一個(gè)稀缺性,再就是對法定貨幣的不信任的一種替代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是對主權貨幣投的一張不信任票。

 

就培培老師剛說(shuō)到這個(gè)無(wú)限復制,我就突然在想,現在大家都覺(jué)得美元或者說(shuō)美國國債,其實(shí)有一點(diǎn)處在這種無(wú)限復制的狀態(tài),增發(fā)非常厲害,FED的資產(chǎn)負債表屬于根本就收不住的這個(gè)感覺(jué)。

 

所以這就形成了一個(gè)對比。你黃金不管怎么搞,一年能夠生產(chǎn)可能全部資源的1%。但是美元到底一年能夠產(chǎn)出多少,根本不是有一個(gè)客觀(guān)的標準可以去控制它的,所以這是我覺(jué)得至少到這兩年,黃金非常受大家關(guān)注的一個(gè)原因。關(guān)于這個(gè)框架我不知道佳明有什么看法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我非常同意它的框架,但作為一個(gè)理科生的視角我想補充一點(diǎn)。

 

首先黃金在元素周期表里面是一個(gè)非??亢蟮慕饘?,所以它具備幾個(gè)特點(diǎn):其中一個(gè)是不容易變化,因為元素周期表比較靠前的元素比較活躍嘛,那么作為商業(yè)活動(dòng)的本質(zhì)是以物換物,如果要用黃金來(lái)作為以物換物的媒介的話(huà),它首先需要有一個(gè)不容易變化的屬性。不然你把它放在家里放個(gè)十年,它就變成氧化金,這個(gè)就沒(méi)法弄,對吧?所以首先這是一個(gè)非常特別的一點(diǎn),就為什么幾千年來(lái)大家選擇這個(gè)金屬。

 

第二個(gè)是它其實(shí)沒(méi)有這么容易的被獲取,像剛剛培培老師說(shuō)的,就是它在地殼中的含量相對比較少,但它也沒(méi)有少到非常稀缺。但是像其他的一些東西,比如說(shuō)鉆石,其實(shí)它本質(zhì)上是碳,所以你只要人造鉆石做出來(lái)了之后,大家就分不出來(lái),就是你究竟天然鉆為什么要比人造鉆石要貴這么多,這個(gè)東西就沒(méi)法去解釋。

 

其次就是說(shuō),它是可以在任何時(shí)候作為以物換物的媒介,因為它在全世界人民心目中都有一個(gè)認知,就這東西是值錢(qián)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其實(shí)有一個(gè)問(wèn)題就在于,我們剛剛聊的這些邏輯一直都是成立的,那么很多朋友就會(huì )問(wèn),那為什么是現在黃金又有了一個(gè)新的周期在上漲?

 

當然我覺(jué)得剛剛培培老師說(shuō)的一點(diǎn),也是我一直在跟聽(tīng)眾們分享的,就是這是給美元等主權貨幣投的一張不信任票,這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個(gè)原因。

 

但也很有趣,就是這張不信任票為什么從 2022 年、 2023 年開(kāi)始愈發(fā)的重要了?這個(gè)背后有沒(méi)有其他的一些時(shí)代的因素在這里?

 

因為我覺(jué)得真正大放水的年代反而應該是再往前面兩年,對吧?我們看到那應該是 2020 年到 2021 年,包括美國,包括全世界的央行的放水,然后再往前追溯的話(huà),可能是在2008、 2009年在美國金融危機之后,也有過(guò)一波大的放水。

 

那為什么是去年?這個(gè)問(wèn)題我覺(jué)得我們今天還是需要再去討論一下。

 

葉培培:

 

嗯,復盤(pán)一下,就是2022 年 11 月份比較重要的是央行開(kāi)始購金了,而且是在持續的購金,就比如說(shuō)中國的央行是從 2022 年 11 月份開(kāi)始,每個(gè)月 20 噸左右,這個(gè)量都是在連續的增持,這是一個(gè)結果。

 

那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就是我們看到過(guò)去幾年來(lái)看,國際形勢發(fā)生的比較重要的一些變化。

 

以前的宏觀(guān)環(huán)境,就是全球化的世界,就是美國超發(fā)貨幣,然后購買(mǎi)我們這些發(fā)展中國家的一些性?xún)r(jià)比很高的商品。但這個(gè)循環(huán)在被打破,整體上是一個(gè)去全球化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。

 

它誕生的是什么?就是去金融化。其實(shí)我們看到在 2022 年之后,一些比較重要的亞洲央行,像中國或者日本,是在拋售美國國債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你指的去金融化是指的去美國的這種金融化,本質(zhì)上是去美元化?

 

葉培培:

 

對,就是對某一些央行來(lái)說(shuō),它是在減少對美元資產(chǎn)的持有的,那么它替代的一些資產(chǎn),像黃金就作為實(shí)物資產(chǎn)的替代,這個(gè)過(guò)程還在持續。

 

所以說(shuō)這一波我覺(jué)得金價(jià)的上漲,它可能跟過(guò)去 20 年實(shí)際利率影響金價(jià)那個(gè)是不太一樣的。就比如說(shuō)我們看到實(shí)際利率跌了,那么金價(jià)就漲,實(shí)際利率漲了,然后金價(jià)就跌,那這個(gè)在 2022 年之后就不靈了。我們看到一個(gè)實(shí)際利率很高的狀態(tài),但是金價(jià)它沒(méi)有跌,它還在加速上漲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相關(guān)性就消失了。

 

葉培培:

 

對對對,所以這背后我覺(jué)得就是一個(gè)新的驅動(dòng)因素,一個(gè)很重要的力量,它在對這個(gè)金價(jià)進(jìn)行一個(gè)邊際的定價(jià),我認為是央行,特別是一些比較重要的央行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是央行本身這個(gè)購買(mǎi)的量足夠的大,影響了整個(gè)市場(chǎng)的供需,還是它其實(shí)提供了一個(gè)信號,讓大家覺(jué)得……就他是真的是實(shí)際在影響金價(jià),還是怎樣?

 

葉培培:

 

他確實(shí)是在影響。如果我們看數據的話(huà),2022 年之前,央行占到整個(gè)每年新增的黃金需求的10% 左右,但是現在已經(jīng)達到了 20% 以上。

 

其實(shí)過(guò)去幾年最重要的一個(gè)購買(mǎi)力是來(lái)自于各國的央行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而且它不擇時(shí)。

 

葉培培:

 

它是持續的,就是比較穩定的一直在買(mǎi)。所以如果這種去金融化的宏觀(guān)環(huán)境還仍然存在,未來(lái)若干年他能買(mǎi)很久,而且這個(gè)持續的時(shí)間或者幅度是可能遠超市場(chǎng)想象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因為我也看到一些材料就在說(shuō),中國央行的一個(gè)習慣是如果漲了他就買(mǎi)得少一點(diǎn),如果他再跌他就買(mǎi)的多一點(diǎn),就是還是有一點(diǎn)擇時(shí),是吧?

 

也不叫擇時(shí),就是我們在定投時(shí)候不也經(jīng)常說(shuō),就是市場(chǎng)下跌的時(shí)候,你可以double,triple,然后如果市場(chǎng)上漲的時(shí)候你可以買(mǎi)的少一點(diǎn)。

 

所以我覺(jué)得培培老師說(shuō)的這個(gè)點(diǎn)其實(shí)還挺關(guān)鍵,就是如果我們一定要說(shuō)為什么是 2022 年下半年?

 

因為我做我上一期黃金節目的時(shí)候,其實(shí)是 2022 年上半年,那期節目播出后有一個(gè)小頂,然后接下來(lái)其實(shí)是連續跌了好幾個(gè)月,11 月份再重新開(kāi)始上漲。

 

我覺(jué)得從央行的這個(gè)角度說(shuō)是非常有代表性的,或者說(shuō)它同時(shí)在實(shí)際的供需層面,以及給大家一個(gè)心理層面的信號,就是去美元化也好,或者說(shuō)大家在現有的這個(gè)金融體系里面試圖做一些分散也好,從這個(gè)時(shí)間點(diǎn)上開(kāi)始加劇了,所以黃金從那個(gè)時(shí)候開(kāi)始走上了一個(gè)新的征程、新的上漲。佳明有別的看法嗎?

 

羅佳明:

 

剛才兩位已經(jīng)聊得很全面,我補充一點(diǎn)“比較奇怪”的視角。如果作為一個(gè)數學(xué)的函數來(lái)看這個(gè)事情,這個(gè)函數的兩個(gè)極端,各個(gè)國家都得出了同樣的結論,需要增持黃金作為央行儲備,那理論上這個(gè)函數里面的所有的點(diǎn)可能都有或多或少同樣的趨勢,可能全球的央行都需要拋棄一部分的美元或者美債來(lái)增持黃金,來(lái)維護自己的國家的購買(mǎi)力,對吧?

 

去年我們發(fā)現另外一些事情,比如說(shuō)巴西向我們進(jìn)口一些物資,或者是我們出口到巴西,但是巴西付不出美金,因為巴西央行就沒(méi)有美金了。因為他們資本自由兌換,然后你美元加息這么快、這么高,那所有的外匯儲備可能就流出了。那你說(shuō)對于一個(gè)央行來(lái)說(shuō),它要怎么樣才能維護自己的購買(mǎi)力呢?

 

所以我覺(jué)得這個(gè)是本質(zhì)上,為什么黃金價(jià)格會(huì )脫離了實(shí)際利率體系的一個(gè)非常重要的原因。而這個(gè)事情它也在繼續的變化。我也在之前查了一組數據,大概每年新增的黃金的量大概是 3, 300~3, 500 噸,但是在過(guò)去兩年,就2022和2023年,其實(shí)央行購金是 1, 000 噸和 1, 100 噸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30% 都被他們買(mǎi)了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對,所以你可以理解成可能有 30% 的供給就沒(méi)了。

 

原來(lái)黃金主要是以消費需求為主的時(shí)候,比如說(shuō)像中國和印度結婚喜歡送金飾,那主要是消費需求為主,當時(shí)是維持了一個(gè)供需平衡。但是你有一個(gè)很大的玩家,他一直在買(mǎi),而且他又不賣(mài),他也不會(huì )出借出去——像對沖基金有些買(mǎi)了黃金他可能會(huì )借出去放在銀行里面做結構性產(chǎn)品——央行也不需要,所以你就發(fā)現有一個(gè)購買(mǎi)力很強的玩家一直在收集,就造成了這樣的一個(gè)局面。

 

所以我覺(jué)得再重新回到另外一個(gè)全球化的格局之前,貌似這個(gè)情況還要繼續下去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我覺(jué)得我們剛才其實(shí)從定性的角度已經(jīng)把黃金這個(gè)問(wèn)題聊得比較清楚了,就是:

 

第一為什么是黃金?包括它的稀缺性,包括它是針對主權貨幣的一張不信任票;

 

第二,那為什么是 2022 年開(kāi)始?是因為那個(gè)時(shí)候包括央行的購金,包括逆全球化的趨勢的更加明顯化,包括剛才佳明其實(shí)提供了一個(gè)非常有意思的角度,就是美國的敵人和美國的朋友在做同一件事情,這確實(shí)是我原來(lái)也沒(méi)有想過(guò)的一個(gè)角度。

 

 

大衛翁:

 

那我覺(jué)得下面我們要聊聊定量的角度,就是到底要漲到多少,或者說(shuō)我怎么給他定價(jià)?

 

因為把這種敘事說(shuō)清楚,就已經(jīng)給了自己一個(gè)很強的買(mǎi)入或者持有的理由,但是這一輪會(huì )到多少,或者說(shuō)它在什么樣的價(jià)格是合理的,再往上可能就已經(jīng)不合理了?

 

因為在之前大家對于金價(jià)的定價(jià),很多時(shí)候比如說(shuō)油金比——原油跟黃金的價(jià)格比較是比較常見(jiàn)的一個(gè)價(jià)格指標。

 

另外一個(gè)就是我之前看Paul Jones的文章,它有一個(gè)定價(jià)的方式我覺(jué)得還蠻有意思的,就是拿全世界的 M1 跟全世界的黃金總價(jià)值之間做一個(gè)比較。

 

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他還是把它認為是貨幣的一種替代對吧?就是因為你全世界的貨幣膨脹的太多了,所以黃金的整個(gè)價(jià)值也應該相應的上去。

 

那他用這個(gè)價(jià)格其實(shí)算出來(lái)了兩個(gè)值,一個(gè)是如果回到比較正常的,就是他當時(shí)金價(jià)還是比較低的狀態(tài),因為 M1 在過(guò)去疫情期間其實(shí)出現了一個(gè)大幅的跳升,那么回到一個(gè)正常水平的話(huà),大概金價(jià)要漲到 2, 400 到 2, 500,那恰好是我們最近這樣的一個(gè)金價(jià)水平對不對?

 

但是如果它要回到 80 年代,就是黃金上一個(gè)大牛市的頂點(diǎn),當然那個(gè)你可以說(shuō)是布雷頓森林體系解構后的有點(diǎn)泡沫的狀態(tài),那金價(jià)要到 6, 000 多。

 

這是他給的兩個(gè)尺子,那我不知道兩位對于金價(jià)我們后面怎么樣去給它定價(jià)這個(gè)事情有沒(méi)有一些自己的看法?

 

葉培培:

 

如果是以這個(gè)傳統的框架,美聯(lián)儲接下來(lái)降息,帶來(lái)這個(gè)金價(jià)的上漲,那有可能是 20%~ 30% 的價(jià)格的推升,在目前的一個(gè)情況下。因為這個(gè)是我們按照以前的框架去測算實(shí)際利率,然后對應的金價(jià)水平。這是一種方式。

 

另外一種方式就是您剛剛提到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之后,當時(shí)曾經(jīng)出現了混亂的局面,就是大家拋棄美元去購買(mǎi)黃金,當時(shí)就造成了金價(jià)的一個(gè)急速的上漲,那這輪可能到 6, 700 左右這個(gè)位置。

 

我認為就目前這個(gè)宏觀(guān)環(huán)境的話(huà),可能還是以亞洲的央行在購金為主,因為當時(shí)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以后的那個(gè)情況是全世界都在搶購黃金,所以從這個(gè)幅度來(lái)看可能不如當時(shí)的上漲的幅度,但是可能它的持續性會(huì )比較久一些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我們在那個(gè)上面打個(gè)折,打個(gè)幾折合適呢?

 

葉培培:

 

這個(gè)我覺(jué)得還得邊走邊看,但從過(guò)去這個(gè)兩年的走勢來(lái)看,就是說(shuō)央行購金的這個(gè)邊際定價(jià)的影響確實(shí)是比較大。就比如說(shuō)是每個(gè)月多少?lài)嵢ソ灰?,或者說(shuō)它是停一停然后再買(mǎi),這種可能會(huì )對黃金的短中期價(jià)格影響會(huì )比較大一些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我覺(jué)得我在這里要插一個(gè),跟聽(tīng)眾們稍微解釋一下所謂的邊際定價(jià),因為它是一個(gè)挺重要的名詞,包括我們等下聊到一些資源品,可能也會(huì )涉及到。

 

這個(gè)在周期品研究里面是經(jīng)常見(jiàn)到的詞,就跟大家平時(shí)在買(mǎi)股票什么的一樣,股票的價(jià)格并不是由所有持有這個(gè)股票的人和所有想要買(mǎi)這個(gè)股票的人來(lái)決定的,而是由目前在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上想賣(mài)它和想買(mǎi)它的人來(lái)決定的,對吧?

 

所以為什么央行購金是非常重要的邊際定價(jià)者,核心在于,第一,他買(mǎi)的金不太會(huì )短期內賣(mài),他是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持有者,這意味著(zhù)我們在市場(chǎng)上不會(huì )看到央行是一個(gè)賣(mài)家。

 

第二,他在買(mǎi)的這個(gè)時(shí)候,他又是一個(gè)每個(gè)月堅定不移的一直在購入的,不管這個(gè)金價(jià)是漲也好、跌也好,那么所以他在買(mǎi)的這一塊又是一個(gè)非??梢匀ソo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定價(jià)的。

 

所以就導致了從買(mǎi)賣(mài)雙方來(lái)看,央行都非常的重要,那么它就會(huì )成為所謂的非常重要的邊際定價(jià)者。

 

我們現在大家比較熟悉的一個(gè)話(huà)題可能是房地產(chǎn)的價(jià)格。它不是由我們每個(gè)人心中,比如說(shuō)你是這個(gè)房東,你腦子里想的這個(gè)價(jià)格,或者說(shuō)是它過(guò)去兩年這個(gè)房屋的價(jià)格作為定價(jià)的,而是由現在真正開(kāi)始走到中介那里說(shuō)我要把這套房賣(mài)掉,我愿意多少錢(qián)賣(mài),以及走進(jìn)來(lái)說(shuō)我要買(mǎi)房的人,由他們來(lái)共同決定的。

 

所以房地產(chǎn)的邊際定價(jià)其實(shí)是一個(gè)更有意思的話(huà)題,但我們今天可能就不涉及到了。

 

我覺(jué)得從這個(gè)角度出發(fā)來(lái)考慮金價(jià),能走多遠可能我們也可以觀(guān)察一下,央行在什么樣的價(jià)格依然愿意去買(mǎi)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如果我們有一天發(fā)現央行停了,這可能會(huì )是一個(gè)挺重要的信號。

 

佳明有什么補充嗎?

 

羅佳明:

 

我覺(jué)得 Paul Jones 那個(gè)說(shuō)法是很有道理的。就是剛才我們提到一點(diǎn)點(diǎn),其實(shí)商業(yè)的本質(zhì)是以物換物,那其實(shí)現在在世界上以物換物的媒介是紙幣,但是紙幣它本身的價(jià)值是國家信用賦予的,如果國家沒(méi)有信用了,它可能就是一張廢紙。

 

比如說(shuō)我們看到一些非洲國家的紙幣1后面有無(wú)數個(gè)0,之前有一個(gè)朋友送我一些,他說(shuō)那個(gè)比紙還要便宜,所以其實(shí)你會(huì )發(fā)現紙幣到某些情況下它真的是一文不值的。

 

那么我們如何衡量黃金跟紙幣究竟應該是個(gè)什么比例的問(wèn)題,就是說(shuō)金價(jià)能漲到什么時(shí)候?漲到多少價(jià)格?

 

那其實(shí)你就應該像 Paul Jones 講的,把黃金的增量跟 M1 的增量去做一個(gè)對比。

 

那你從什么時(shí)候開(kāi)始算呢?其實(shí)從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那天開(kāi)始算,因為那之前一直是金本位,你就從他崩潰那時(shí)候大概是一盎司35 美金,所以就是說(shuō)你從那個(gè)時(shí)候到現在究竟發(fā)了多少 M1 ,跟增加了多少黃金,可以這樣大概去類(lèi)比。

 

我覺(jué)得整體來(lái)說(shuō),從現在開(kāi)始或者從兩年前開(kāi)始,美元是美金的這個(gè)事情已經(jīng)不在了……

 

大衛翁:

 

原來(lái)我們叫美元可以叫美金,它現在叫美紙比較合適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它叫美金的背景也是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之后,它成為了國際上以物換物的媒介,國際貨幣。但是現在這個(gè)媒介貌似在新的世界格局里面要重新被思考和重新被定義。

 

所以我覺(jué)得,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才會(huì )想到原來(lái)黃金跟紙幣應該有一個(gè)等價(jià)關(guān)系,就是你增發(fā)了多少的紙幣,你相應的黃金應該漲到什么樣的價(jià)格,你有這樣的一個(gè)等價(jià)位。

 

但如果沒(méi)有這個(gè)歷史或者世界格局的變化的背景,其實(shí)你繼續用美金作為以物換物的媒介其實(shí)也可以。但是現在很明顯我們已經(jīng)到了一個(gè)新的世界格局,已經(jīng)回不去了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我覺(jué)得這里其實(shí)可以開(kāi)個(gè)腦洞。一個(gè),剛才我們看央行的這個(gè)動(dòng)作什么時(shí)候可能會(huì )有一個(gè)暫停,或者是它還能持續多久?

 

另外一個(gè),根據佳明的看法,我覺(jué)得可以看有沒(méi)有一種新的東西能夠出來(lái),成為世界上通用的這么一種貨幣,那么可能到時(shí)候黃金又會(huì )隱到后面了。

 

因為按照世界的發(fā)展規律,它始終是會(huì )從一種以物換物為主,走向另外一種以物換物為主。但是在這個(gè)過(guò)渡期里面,黃金作為一個(gè)老而彌堅的這么一個(gè)選手,可能就會(huì )階段性的走到前臺來(lái)。

 

所以說(shuō)我們現在其實(shí)不可能每天真的拿黃金買(mǎi)來(lái)買(mǎi)去,對吧?但是它會(huì )成為所有人的那個(gè)精神支柱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或者是一個(gè)定價(jià)的錨。所有的貨幣都跟黃金去比,而不是跟美元去比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關(guān)于黃金這一趴,我覺(jué)得最后我可以再補充一個(gè)視角。

 

就是對于普通人,我一直跟聽(tīng)眾,包括身邊的朋友去聊的就是,黃金其實(shí)是我們資產(chǎn)配置的非常好的分散的去處,因為它是一個(gè)跟其他資產(chǎn)相關(guān)性很低的,不管是跟股票也好,還是債券也好,還是其他類(lèi)型的資產(chǎn)也好,是會(huì )顯著(zhù)提高我們的調整風(fēng)險后的收益率的。

 

資源品專(zhuān)題:超級大周期又來(lái)了?

 

 

大衛翁:

 

好,那我們從黃金跳出來(lái),我們可以來(lái)聊聊關(guān)于上游資源品周期的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 

因為這個(gè)也是從去年開(kāi)始,聽(tīng)眾里面可能如果不是金融行業(yè)的人可能會(huì )有點(diǎn)奇怪,怎么最近什么有色或者是煤炭,或者是大宗商品突然非常的火?

 

但是其實(shí)在這個(gè)行業(yè)里面,已經(jīng)火了一段時(shí)間了,從去年甚至再往前一點(diǎn)時(shí)間就開(kāi)始進(jìn)入到周期股的時(shí)間段了。

 

這個(gè)我還挺想跟培培老師交流一下。因為你是 15 年前開(kāi)始看周期股的,對吧?然后特別巧的是,你在看周期股的時(shí)候,我其實(shí)可能比你稍微晚一點(diǎn),我是在看海外的,包括metal、materials,然后 energy能源這幾個(gè)行業(yè)。

 

但是我一直看到什么時(shí)候呢?一直看到頁(yè)巖油崛起,然后油價(jià)跌得七零八落,非常慘,這個(gè)整個(gè)過(guò)程我也都經(jīng)歷了。所以周期股在我看來(lái)一直是一種波動(dòng)特別大,但它周期一旦起來(lái)了,它就會(huì )波瀾壯闊的這么一種感覺(jué)。

 

那么在你看來(lái),現在的這個(gè)周期的行情,它最核心、最底層的驅動(dòng)因素,或者說(shuō)發(fā)生的原因是什么?

 

葉培培:

 

以我個(gè)人的經(jīng)歷,記得我從事這個(gè)行業(yè)調研的第一家公司就是一家黃金的礦業(yè)公司。從業(yè)的十幾年時(shí)間當中,我見(jiàn)證了很多品種,比如說(shuō)在半年上漲了十倍,但是之后經(jīng)歷了 7 到 8 年的出清時(shí)間。

 

周期其實(shí)它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,而且是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(guān)規律。背后的這個(gè)本質(zhì)就是人性,人性在推動(dòng)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的周期性,然后人性也推動(dòng)了商品價(jià)格的波動(dòng)。

 

那為什么這一輪的周期,它跟前面的這幾輪周期是不太一樣的?我覺(jué)得也是背后的驅動(dòng)力有一些變化。

 

復盤(pán)過(guò)去 60 年,有過(guò)三輪的商品大牛市,比如說(shuō)第一輪是 70 年代,就剛剛大衛翁:談到的兩次石油危機。然后第二次是 2002 年到 2012 年,背后是中國工業(yè)化和城鎮化的崛起,帶來(lái)十年的大牛市。

 

那么這一輪的周期應該是從 2020 年開(kāi)始的。典型的比如說(shuō)像煤炭,它就已經(jīng)漲了三年了,包括在A(yíng)股市場(chǎng)或者港股市場(chǎng)的股價(jià)表現也非常的好。

 

銅就可能緊隨其后,去年到今年,尤其今年表現特別優(yōu)秀。然后金價(jià)從 2022 年開(kāi)始到現在,尤其像今年人民幣黃金就一騎絕塵。

 

因為別的資產(chǎn)都已經(jīng)在跌了,就商品還在漲。但其實(shí)它已經(jīng)邁過(guò)產(chǎn)業(yè)的拐點(diǎn),進(jìn)入到產(chǎn)業(yè)的趨勢當中了。

 

那現在的問(wèn)題就在于這一輪,它還能持續多久?這得分析說(shuō)這背后的原因,驅動(dòng)力是什么?

 

我覺(jué)得這一輪就是剛才提到的,去全球化之后的產(chǎn)業(yè)鏈的重構,比如說(shuō)像美國的制造業(yè)回流,包括像印度、像越南這些東南亞國家,他們也在工業(yè)化,也在搞基建,就帶來(lái)了大量對一些上游物資的這種消耗。

 

其實(shí)有一個(gè)數據很有意思,就是你看到那個(gè) 2021 年以后的印度,他對這些大宗物資,像對焦煤這些的進(jìn)口是激增的。

 

另外更重要的可能是綠色轉型,我覺(jué)得這是一個(gè)跟前面兩輪周期很不一樣的地方。這一輪行情也是2012 年開(kāi)始一直持續的對上游的這些資源品的投資不足帶來(lái)的一個(gè)滯后的反應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其實(shí)這一輪的特點(diǎn)是它在需求端跟供給端都呈現出了和前兩輪周期不太一樣的一些。那我們可以拆開(kāi)來(lái)看。

 

比如剛才培培老師提到的三輪周期,第一輪石油危機前后,其實(shí)它是一個(gè)典型的供給決定的周期,因為供給突然出了問(wèn)題,特別是石油這種東西。

 

然后第二個(gè)以中國工業(yè)化持續的十年大牛市,其實(shí)是一個(gè)需求驅動(dòng)的。

 

那么現在這一輪里面的需求這一端,印度也好,東南亞也好,包括美國的制造業(yè)回流等等的這些因素,我不知道現在行業(yè)里面有沒(méi)有一個(gè)相對比較量化的,就它能跟當年中國的工業(yè)化相提并論嗎?

 

因為很典型的會(huì )發(fā)現,比如說(shuō)鐵礦石典型的沒(méi)有上個(gè)周期那么猛,對吧?銅也是因為這兩年好像開(kāi)始跟新能源車(chē)、跟電池等等的其他的一些東西開(kāi)始結合起來(lái)了,之前我記得講有色的時(shí)候會(huì )覺(jué)得銅這一輪應該也不太行,但現在發(fā)現好像還可以。

 

所以我不知道在行業(yè)里面有沒(méi)有一些共識,就它到底有多大?

 

葉培培:

 

我覺(jué)得現在還是沒(méi)有形成一個(gè)共識。

 

這可能是我個(gè)人的一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,可能大家談供給談的會(huì )更多一點(diǎn),就是綠色轉型這塊。

 

但實(shí)際上我觀(guān)察到的點(diǎn)就是,需求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變成一個(gè)邊際的定價(jià)的一個(gè)因素。

 

比如說(shuō)我們觀(guān)察到印度。雖然印度現在的體量相對中國還是非常小的,對工業(yè)金屬這些需求可能也就現在中國的 1/ 10不到,但是它的增速是很快的,已經(jīng)高達了兩位數的一個(gè)增長(cháng),那么到達一定的體量之后會(huì )變成邊際定價(jià)的一個(gè)重要的因素。

 

也包括像美國。其實(shí)最近因為出圈的像 AI 的應用,數據中心,大家看到美國進(jìn)口中國的很多電網(wǎng)設備,其實(shí)也拉動(dòng)了一些銅的需求?;ň桶ㄋ鼘﹄娋W(wǎng)的這個(gè)重構,這些其實(shí)對大宗物資的需求也是在增加的。

 

但這個(gè)目前市場(chǎng)上并沒(méi)有認為是一個(gè)非常核心的因素,可能在未來(lái),我認為它的持續性或者在未來(lái)的這個(gè)定價(jià)的作用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凸顯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佳明老師有什么補充嗎?

 

羅佳明:

 

我覺(jué)得其實(shí)任何一次資源品的所謂的中樞上行——因為其實(shí)如果不是中樞上行,就沒(méi)有太大的研究必要——在我看來(lái)中樞上行意思就是說(shuō),比如說(shuō)現在任何的一個(gè)東西,哪怕是糧食也好,其實(shí)比 100 年前肯定是要貴不少的。

 

石油的話(huà)那時(shí)候大概就1美金,從1美金變到現在 80 美金的石油,但中間肯定是有經(jīng)歷過(guò)幾次的中樞上行的這樣的階段。那如果我們這次也是的話(huà),那資源品肯定就是一個(gè)不可以錯過(guò)的板塊。

 

那怎么去判斷呢?我覺(jué)得我自己還是比較喜歡從供給側的角度去研究。

 

因為我們看到其實(shí) 2014 年以來(lái),所有的大宗商品的資本開(kāi)支基本上都是下行的,有很多品類(lèi)的資本開(kāi)支其實(shí)還沒(méi)有回到 2019 年的水平。

 

那么一個(gè) 10 年下行的資本開(kāi)支的這種周期,它才可能會(huì )給某一些礦產(chǎn)帶來(lái),比如說(shuō)像銅,它的開(kāi)發(fā)周期可能要 8 年左右,從一個(gè)綠地礦山。

 

所以就是前面說(shuō)的出清的過(guò)程,起碼要有這種時(shí)間,它才有可能是一輪相對大的中樞上行的可能。

 

其次就是,剛才我們也提到說(shuō),因為有一個(gè)新的世界格局,比如說(shuō)現在供應鏈上面,美國有限制中國的一些高端產(chǎn)業(yè),那中國也有講更多的把工廠(chǎng)搬到越南,或者是南美,或者是墨西哥。這些地方它就要重新去建設它的產(chǎn)能,然后建設它的高速公路。

 

但是這個(gè)里面對于不同的商品它是不一樣的。比如說(shuō)對剛才大衛翁提到的鐵礦,中國的鋼鐵需求可能缺了很大一塊,但是印度的需求補起來(lái)了,中國通過(guò)出口印度,最后你發(fā)現去年的鋼鐵需求其實(shí)還不錯,就一部分是出口印度帶來(lái)的。

 

那么印度可能在目前來(lái)說(shuō)還是停留在產(chǎn)能、工廠(chǎng)建設,它沒(méi)有到什么房地產(chǎn)、基建,但是只要他要工廠(chǎng)、要運行,他必須要有高速公路,他要有港口,早晚的事。而且他現在開(kāi)始有地方已經(jīng)缺電,就是缺電網(wǎng),缺電網(wǎng)就缺銅,或者缺電纜,其實(shí)也是缺銅,像這種亞非拉國家可能還是會(huì )缺煤炭。

 

需求上我們看到因為世界格局帶來(lái)的互相不安全感,帶來(lái)的更多的重復產(chǎn)能建設。但這個(gè)過(guò)程可能是一個(gè)相對漫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。

 

在過(guò)去兩年中國需求偏弱,美元這么貴的時(shí)候,其實(shí)對很多商品做了很大的壓力測試,因為大家想想大宗商品的價(jià)格用美元來(lái)定,美元在過(guò)去兩年是特別貴的,至少在過(guò)去十幾年以來(lái)是最貴的美元,那么中國需求在過(guò)去十幾年地產(chǎn)是下行最大的一波周期,所以中國需求理論上是最弱的。

 

在這個(gè)情況下,你看到很多大宗商品的價(jià)格,它不僅沒(méi)有跌,它反而在漲,依然保持了比較強勢的。所以其實(shí)不是需求的問(wèn)題,也不是所謂貨幣問(wèn)題,肯定是真的是供給的問(wèn)題,供給的問(wèn)題相對影響就比較長(cháng)期,所以我們才有研究和投資的必要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我覺(jué)得我們做投資的人經(jīng)常會(huì )說(shuō),該跌的時(shí)候它跌不下去了,那它就得漲了,有一點(diǎn)這個(gè)感覺(jué)。

 

所以前兩天一直看到那個(gè)Wind給我推,就是商品指數又創(chuàng )新高了,我在想,就是剛才佳明說(shuō)的,美元這么強的情況下,它居然還能創(chuàng )出歷史新高之類(lèi)的,那不得了,這要是美元開(kāi)始回落了,世界上這些,剛才說(shuō)的印度也好或者是一些其他地方的基建繼續跟上了,那這一輪到底要漲到多高?

 

我不知道兩位專(zhuān)家有沒(méi)有看到現在的供給,有資本開(kāi)支開(kāi)始擴大嗎?就這些上游的企業(yè),不管是石油也好,還是煤炭,還是銅這些有色金屬。

 


 

葉培培:

 

其實(shí)我們分品種去梳理過(guò)他們的一個(gè)資本開(kāi)支的情況。

 

煤炭它是因為最早走出來(lái)的,現在中國的資本開(kāi)支達峰已經(jīng)到了2012 年的那個(gè)高點(diǎn),它是達峰比較快的。但這當中的話(huà),并不是等于它的產(chǎn)能也達到了 2012 年的那個(gè)高點(diǎn),因為單位的這個(gè)資本開(kāi)支是在增加的。

 

舉個(gè)例子,比如說(shuō)以前我開(kāi)發(fā)一噸煤炭我需要 100 塊錢(qián),但現在變成了 150 塊錢(qián),而且這個(gè)資本開(kāi)支里面可能有 25% 左右是用在礦山的智能化改造上面,它是對這個(gè)效率的提升,但并不是等同于這個(gè)產(chǎn)能同比例的增加。

 

但是對其他的一些品種,尤其像銅、像油氣,比如說(shuō)像鋁,他們雖然是從2021 年以后開(kāi)始有所恢復,但是并沒(méi)有達到過(guò)去比如說(shuō)2012、2015 年的那個(gè)高點(diǎn),他還是在一個(gè)緩慢恢復的過(guò)程當中。

 

所以剛才 佳明 提到的這個(gè)資本周期帶來(lái)的供給約束的強支撐,我認為是沒(méi)有走完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就算現在商品價(jià)格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漲的比較高了,但對于這些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它能夠去做資本開(kāi)支還是需要有很多的前提條件的,是嗎?

 

葉培培:

 

是的,一個(gè)就是綠色轉型,這個(gè)對大家實(shí)業(yè)界以及資本界的這個(gè)影響還是很深遠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就是大家會(huì )覺(jué)得我現在投入,沒(méi)法看到一個(gè)非常長(cháng)期的回報,因為很可能過(guò)幾年就需要去碳達峰,或者是需要去整個(gè)轉向綠色。

 

葉培培:

 

是的,包括就是像沙特現在大家談?wù)摰谋容^多嘛,王儲也是下了一個(gè)非常重要的決心,就是他們也要建設新的城市,然后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的轉型??赡芪磥?lái)要花 1萬(wàn)~ 2萬(wàn)億美金去做這樣一個(gè)轉型。因為他們的財政更多的這個(gè)收入是來(lái)自于油,所以它對油價(jià)保持在一個(gè)高位的訴求也是非常強的。

 

等等這些其實(shí)也體現了就是說(shuō)最重要的一些供給,他對長(cháng)期資本開(kāi)支他是猶豫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我覺(jué)得大家就可以想象一下,如果你所在的這個(gè)行業(yè)現在就明確的告訴你30 年后就沒(méi)了,或者 30 年后你一定是萎縮的,請問(wèn)你的公司現在還會(huì )大幅的去增加,包括招人,或者是去想我該怎么樣進(jìn)一步的去挖掘它的潛力嗎?很可能就不會(huì )了,因為很明確的你都知道你的這個(gè)limit你的極限在這里了,因為這也是全世界的一個(gè)趨勢。

 

大家都看到了,我現在還不如去考慮一下怎么轉風(fēng)電、光伏,因為國家也在支持這些東西,政策也在扶持,而且我也看到了未來(lái)一定是往這個(gè)方向的。

 

這個(gè)反過(guò)來(lái),對于傳統的這種化石能源,它的供給端的壓力確實(shí)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對,我覺(jué)得其實(shí)商品是一個(gè)很有意思的一類(lèi)資產(chǎn),它的上行和下行都充滿(mǎn)了人性的各種缺點(diǎn)。

 

比如說(shuō)在泡沫的時(shí)候,你會(huì )發(fā)現有很多人就相信能源,或者說(shuō)商品是永遠的神,他們就會(huì )沖進(jìn)來(lái),甚至帶著(zhù)杠桿。

 

但是在長(cháng)期的資本下行的周期里面,大家會(huì )非常痛苦的,在該增加產(chǎn)能的時(shí)候不去增加產(chǎn)能。

 

我覺(jué)得目前至少在某些領(lǐng)域,比如說(shuō)像銅這個(gè)領(lǐng)域,我們發(fā)現海外的大礦企是非常謹慎的,他們可能需要一個(gè)更高的價(jià)格,他們才會(huì )去考慮增加資本開(kāi)支,我覺(jué)得原因就是可能在過(guò)去的這些年有非常痛苦的一個(gè)回憶。

 

那么美國頁(yè)巖油也是非常有意思的。其實(shí)美國這塊土地是地球上最早出石油的地方,遠早于中東,而且美國的石油不僅質(zhì)量高,頁(yè)巖油也可以很快的去生產(chǎn)。但是它的問(wèn)題就是它達峰之后很快就會(huì )衰減,所以它需要不斷的投錢(qián)。

 

但是在過(guò)去的 2014 年這波下行周期里面,美國很多頁(yè)巖油的公司讓他們股東虧了很多錢(qián)。所以我們看到像美國的大的石油公司,他們在現在這個(gè)上行周期的時(shí)候,他們的股東要求他們更多的是去回購和注銷(xiāo)股本和還債,還有分紅,而不是增加產(chǎn)能。

 

所以我覺(jué)得這個(gè)跟人性有非常大的關(guān)系。

 

當然就是說(shuō),現在世界上的主流旋律是我們相信新能源能夠完全替代化石能源,所以在政治上,或者說(shuō)在這個(gè)主流旋律上,大家是不會(huì )去覺(jué)得化石能源還是非常珍貴的資產(chǎn)。

 

但是我們看到巴菲特老人家,他就非常明確的告訴大家,他覺(jué)得石油還是地球上非常珍貴的資產(chǎn),所以他一直身體力行的在增持石油的股票。

 

所以我覺(jué)得目前我們還在供給的早期階段,就是說(shuō)很多人性上的恐懼,目前我們還是能夠非常清晰的在很多上市公司的表現上看到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剛才培培老師在一開(kāi)始就提人性,然后現在佳明也在說(shuō)人性,我覺(jué)得還挺有意思。

 

就是商品這一種看起來(lái)跟人性離的還挺遠的一類(lèi)資產(chǎn),其實(shí)它恰好反映了人性。就價(jià)格在下行的時(shí)候,你反而沒(méi)有辦法去投入,對吧?

 

包括我們在說(shuō)這個(gè)行業(yè)可能在幾十年后,至少是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這么的蓬勃發(fā)展了,那么你在這時(shí)候該做什么?我們看到上市公司現在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,就是剛才 佳明 說(shuō)的,他在大筆的回饋他的股東,這當然對于中小股東來(lái)說(shuō)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,但是對于這類(lèi)商品的供給來(lái)說(shuō)是一個(gè)非常糟糕的事情。

 

因為做過(guò)商品研究的人都知道,石油的開(kāi)采周期從十年起,而且現在越來(lái)越長(cháng),海上石油可能都不止十年,對吧?那銅剛才佳明說(shuō)要 8 年,所有的商品資產(chǎn)從國家出讓地塊說(shuō)你們這些礦業(yè)公司可以過(guò)來(lái)勘探了,到它最終穩定的輸出,之間要有一個(gè)巨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。

 

所以為什么商品這個(gè)資產(chǎn)可以反映人性?我覺(jué)得也是因為它 duration 足夠長(cháng),就它的這個(gè)時(shí)間拉得足夠長(cháng),這樣的話(huà)讓你做決定就會(huì )變得更加的難。

 

如果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,或者是一個(gè)可以小步快跑的公司,我可能可以短期小幅的增加一點(diǎn),看看再說(shuō)。但是對于這種資本開(kāi)支非常長(cháng)周期的行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那他就更加謹慎,他要考慮的東西就會(huì )更多一些。

 

 

所以我們就看到現在這一輪由供給端啟動(dòng)的超級周期。我們可以叫它叫超級周期嗎?

 

葉培培:

 

我覺(jué)得已經(jīng)在這個(gè)周期當中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那現在我們走到了哪步呢?

 

葉培培:

 

比如像銅這種,我認為,比如說(shuō) 1/ 3 到 1/ 2 的這個(gè)路程。

 

這是怎么來(lái)的呢?就剛才 佳明也提到說(shuō),從勘探到開(kāi)發(fā),比如說(shuō)需要 8 年左右一個(gè)時(shí)間,那就從這一輪的起點(diǎn)開(kāi)始算起。

 

再補充一點(diǎn),除了剛才提到投資方的這種謹慎以外,資源的稀缺性或者說(shuō)它的獲取的難度來(lái)看,確實(shí)也在加大的。

 

比較集中的就是像銅,確實(shí)現在新增的這個(gè)資源大部分還是一些深部的勘探,或者說(shuō)一些在海拔很高的地方的高原上的資源為主,就是說(shuō)容易的都已經(jīng)采完了,成本特別低廉的那些已經(jīng)采得七七八八了。所以我們看到的就是說(shuō),雖然銅價(jià)在漲,但是你獲取資源確實(shí)是難度在加大,而且它的成本也是在增加的,就尤其是疫情以后。疫情以后我們看到很多能源成本,包括像人工等等這些,利率就剛才說(shuō)的高利率的環(huán)境下面,使得勘探開(kāi)發(fā)的成本也在急劇的增加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不好意思打斷一下,所以這一點(diǎn)能不能反過(guò)來(lái)說(shuō)明,就算這些商品的價(jià)格往上漲,也未必意味著(zhù)這些企業(yè)的盈利能夠同步回到比較高的位置,甚至是越來(lái)越高,因為它的成本端高?

 

葉培培:

 

對這個(gè)問(wèn)題特別好。所以在評估未來(lái)資本回報率當中,它是要考慮到成本也是在上升的,所以支撐這個(gè)項目開(kāi)發(fā)的商品價(jià)格是要給的更高的。

 

所以說(shuō)要商品價(jià)格維持高位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,甚至暴漲之后,可能才會(huì )產(chǎn)業(yè)界再重啟資本開(kāi)支,或者說(shuō)去獲取一些更難開(kāi)發(fā)的這種資源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這就讓我想起來(lái)石油當時(shí)跌到很低甚至負價(jià)格的時(shí)候,就別說(shuō)負了,就是跌到個(gè)三五十塊的時(shí)候,其實(shí)非常多的海上石油首先就停掉了。然后除了海上石油之外,還有一個(gè)比較深層次的石油也都停掉了,因為就算不過(guò)來(lái)賬。除了像中東這些真的可以用非常低成本來(lái)生產(chǎn)的石油之外,其他全部停掉了。

 

葉培培:

 

對,是的。礦業(yè)內的一句比較經(jīng)典的話(huà),就是用暴漲去終結暴漲。

 

只有這種暴漲的持續時(shí)間比較長(cháng),它可以預見(jiàn)的這個(gè)利潤空間足夠的多的時(shí)候,這種資本周期可能才重啟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就是最終能夠解決高價(jià)格的只有高供給,對吧?

 

葉培培:

 

對,應該說(shuō)供給周期可能持續的時(shí)間會(huì )更久,就對價(jià)格影響的持續周期會(huì )更久一點(diǎn),從商品的勘探開(kāi)發(fā)的時(shí)間周期來(lái)看是這樣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佳明你在這么多商品里面或者上游資源里面,你相對更關(guān)注或者現在覺(jué)得機會(huì )更大的是哪個(gè)?

 

羅佳明:

 

中國的煤炭公司還是有一定成長(cháng)性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為什么這么說(shuō)?

 

羅佳明:

 

因為海外的煤炭連借錢(qián)都借不到,因為有 ESG 的原因。然后中國的一些煤炭公司,首先它可以整合更多的國內煤炭,同時(shí)也可以在海外去尋找一些別人不要的,比如說(shuō)因為 ESG ,有些公司不能持有煤炭資產(chǎn),那么有些中國公司在澳洲去收購了一些。

 

如果大家相信就是我們剛才講的這么多的一些世界格局的變化,那么這類(lèi)硬能源——我叫它硬能源——肯定是比較值錢(qián)的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我們有硬科技,現在有了硬能源,哈哈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對啊,就是風(fēng)光這些資源可能是沒(méi)那么硬。另外我自己看好的還是銅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為什么是銅?

 

羅佳明:

 

因為銅的下游大概 70% 是跟電有關(guān)。

 

現在我們在一個(gè)全球電氣化的過(guò)程,無(wú)論你的高端制造、 AI 和大家的電子產(chǎn)品,包括電動(dòng)車(chē),其實(shí)你會(huì )發(fā)現,現在的我們可能比幾十年前的我們,每個(gè)人的人均耗電量是要高不少。

 

而且銅是一個(gè)非常有意思的金屬,我們還是理科生的角度,它也是一個(gè)周期表里靠后的,越靠后的東西理論上在地球上是越少的,越靠前的是越多的——所以我們一直看到鋰其實(shí)是很多的,只是你用什么價(jià)格來(lái)刺激大家去開(kāi)發(fā),而且開(kāi)采出來(lái)也挺快的。

 

但是銅它其實(shí)在地球上,存在的區域一定是有地殼擠壓運動(dòng)的。所以你會(huì )發(fā)現地球上就這么幾個(gè)地方有大銅礦的可能,其他地方哪怕含銅,但是品位會(huì )很低,沒(méi)有開(kāi)發(fā)的價(jià)值。

 

那么大部分大礦山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被大家發(fā)現了,我們現在知道有一些礦山已經(jīng)連續運作超過(guò) 100 年。其實(shí)礦其實(shí)本身也是有生命的,就是它有年輕的礦和老礦,老礦就時(shí)不時(shí)會(huì )出點(diǎn)問(wèn)題,供不上或者是越挖越深,然后品位越來(lái)越低,或者挖出來(lái)一噸礦石含銅量越來(lái)越少,對吧?就是會(huì )有這種問(wèn)題。

 

但在這么古老的一個(gè)金屬品類(lèi)里面,大家又迎來(lái)了一個(gè)電氣化的浪潮,煥發(fā)第二春,這是非常大的一個(gè)事情。

 

非常有意思,美國的電網(wǎng)因為它每個(gè)州有自己的法律,它不像中國一樣可以特高壓,非??焖俚哪軌虼┲葸^(guò)省的送電。它可能在每個(gè)州里面都以低壓變壓器為主,因為它每個(gè)州有法律嘛,有些土地是私人的,你不能在它上面穿過(guò),不能打樁。所以美國的電網(wǎng)如果缺電起來(lái),它要去增加資本開(kāi)支,耗銅量是更高的,因為低壓變壓器的含銅量是更高的。這個(gè)事情可能現在我們還沒(méi)有看到,但是到明年后年可能就非常突出。

 

另外制造業(yè)也回去了,然后AI 也在那邊,所以數據中心需求很大。前段時(shí)間我見(jiàn)了一個(gè)在美國賣(mài)電動(dòng)工具的公司,他說(shuō)美國有 500 個(gè)數據中心在建,這里面銅纜這些這些就不說(shuō)了,但是你耗起電來(lái),你電網(wǎng)不也得改造?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他有一個(gè)延伸的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問(wèn)題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對,但是現在我們走到哪個(gè)階段了?我覺(jué)得銅價(jià)已經(jīng)漲了不少了,所以現在我們要關(guān)注下游需求的接受程度。

 

比如說(shuō)原來(lái)一杯咖啡賣(mài) 10 塊錢(qián),后來(lái)一杯咖啡賣(mài) 15 塊,后來(lái)一杯賣(mài) 20 塊,大家也是慢慢接受一個(gè)更高的價(jià)格,然后慢慢的去消化。那么上游資源的漲價(jià)在下游的體現也是需要一定時(shí)間和拉扯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你突然抬到 50 塊了,大家就不喝咖啡了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嗯,那還是喝,但自己磨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自己磨,或者是我用的少一點(diǎn),咖啡里邊含量少一點(diǎn)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一天喝一杯。

 

但是我覺(jué)得后面如果銅價(jià)再漲的話(huà),可能要面對需求有一些拉扯的問(wèn)題,但是不太會(huì )改變大的方向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這個(gè)其實(shí)是商品跟其他類(lèi)型的資產(chǎn),或者說(shuō)特別是在股票這個(gè)領(lǐng)域,周期股跟其他股不一樣的這個(gè)地方,就是你需要考慮你的價(jià)格。

 

如果漲高了,他的需求至少在短期里邊會(huì )出現消失,就是剛才培培老師說(shuō)的用暴漲來(lái)終結暴漲。

 

因為剛才佳明在講的時(shí)候,我就想起我前段時(shí)間去銅陵,就是中國銅的很重要的開(kāi)采地。但是它的老銅礦現在都已經(jīng)——就是剛才說(shuō)的生命周期的原因——其實(shí)結束了。

 

當地的人就帶我們去看五六十年代,中國各個(gè)地方的人援助那里去建銅礦,然后去挖掘銅礦。就中國的銅的這個(gè)儲量其實(shí)是比較有限的,剛才佳明說(shuō)到的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它在地質(zhì)上面不占優(yōu)勢,那開(kāi)采完了就是開(kāi)采完了……也不是說(shuō)它真的開(kāi)采完了,而是它再往下還有,但是成本太高了,他完全就不劃算了。

 

好,我覺(jué)得今天聊的還挺開(kāi)心的,從黃金聊到上游資源品,雖然我懷疑聽(tīng)眾里面可能會(huì )有一種聲音,是覺(jué)得你們馬后炮。都已經(jīng)漲起來(lái)了,然后你們現在開(kāi)始說(shuō)這個(gè)好那個(gè)好。

 

但是不管是黃金也好還是大宗商品也好,我們其實(shí)一直在分析的是它背后的邏輯,就第一它為什么會(huì )有這個(gè)周期?第二這個(gè)周期背后的驅動(dòng)因素到底是什么?

 

理解了這個(gè)驅動(dòng)因素,你才知道它后面還能走多久,至少到目前為止,不管是黃金,我們剛剛在講的央行、主權貨幣等等這些因素,還是上游資源品過(guò)去這十幾年投入大量不足,包括講到這個(gè) ESG 的問(wèn)題,我就想起不光是煤炭,石油也有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對吧?就是海外的石油公司,很多這種特別綠的資產(chǎn)管理機構都不能看,就石油公司都不在他們的討論范圍內。巴菲特看起來(lái)還沒(méi)那么綠,還一直在買(mǎi)西方石油。

 

所以就是類(lèi)似這樣的一些因素,都是之前的周期不存在的,是這個(gè)周期的新的特征,那它也會(huì )驅動(dòng)著(zhù)這個(gè)周期走得更遠。

 

那對于我們普通投資者,其實(shí)我從去年開(kāi)始做節目就在說(shuō),大家可以去看一些上游資源品的。但是我當時(shí)也說(shuō)盡量看天然資源,結果我自己非常的不身體力行,我去買(mǎi)了一些美國的一些鋰的ETF……然后剛才聽(tīng)佳明說(shuō)鋰其實(shí)還是一種相對比較容易獲取的商品,在前兩年他就是典型的用暴漲終結暴漲,就是鋰是那兩年的那個(gè)價(jià)格漲到天上去之后,突然一下子所有人都開(kāi)始做。

 

葉培培:

 

鋰應該是兩年的時(shí)間從4萬(wàn)塊錢(qián)漲到了 60 萬(wàn)對,非常的犀利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然后就瞬間所有人都開(kāi)始做鋰礦,所有的方式都賺錢(qián)了,原來(lái)不賺錢(qián)的這種開(kāi)采的模式現在都賺錢(qián)了,所以就把它的這個(gè)價(jià)格打下去。

 

所以商品有天然的自我抑制的一種屬性在那里吧。

 

港股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是新時(shí)代的煤炭股?

 

8

 

那最后,佳明我看你之前的公開(kāi)言論里面有一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非常的有意思,我們再稍微觸碰一下港股這個(gè)話(huà)題,就是你說(shuō)到港股互聯(lián)網(wǎng)股是新時(shí)代的煤炭股。

 

這個(gè)說(shuō)法首先我非常地認同,當時(shí)我看了之后眼前一亮的點(diǎn)在于,為什么說(shuō)它是煤炭股?是因為它的這種分紅的屬性、現金牛的屬性,對吧?這種原來(lái)跟互聯(lián)網(wǎng)看起來(lái)不太掛鉤的這些東西,在現在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身上開(kāi)始慢慢的體現出來(lái)。

 

很多人會(huì )說(shuō)這好像是一個(gè)公司衰落的體現,但是反過(guò)來(lái)你會(huì )看到,蘋(píng)果什么時(shí)候開(kāi)始進(jìn)入到價(jià)值股范疇里面,然后真正開(kāi)始向世界第一大公司發(fā)起沖擊?不就是他開(kāi)始大規模的增加對股東的回饋。

 

那你是真的覺(jué)得現在中國的這些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到這個(gè)階段了嗎?

 

羅佳明:

 

煤炭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它有一點(diǎn)共同的特點(diǎn),就是它每天都在流入現金。

 

因為煤從礦上走,你就得先給現金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就是每天通過(guò)各種方式,無(wú)論是你使用它的產(chǎn)品,點(diǎn)的廣告,你在游戲里買(mǎi)的皮膚,其實(shí)每天它有現金在進(jìn)來(lái)。

 

那么另外一方面就是說(shuō)在資本開(kāi)支這塊。我們看到,比如我們把 a 股所有的煤炭公司的資本開(kāi)支和它的利潤畫(huà)在一同一張圖上,這一輪是第一次他的資本開(kāi)支是遠低于他的利潤的,所以他就有錢(qián)去分紅、去回購,所以我們看到分紅回購的同時(shí),我們要看到本質(zhì)上它是有這個(gè)能力去賺取這個(gè)自由現金流,并且回饋股東。

 

那么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經(jīng)過(guò)過(guò)去幾年的一些調整,或者說(shuō)政策上的一些變化,其實(shí)他們也想的很清楚。他們現在不太會(huì )去燒錢(qián),去搶對方地盤(pán),所以這部分的開(kāi)支基本上就少了。

 

其次就是說(shuō)他們在做投資上面,因為不能無(wú)序擴張,所以他們也在非常有邊界感的去進(jìn)行,比如說(shuō)他們會(huì )去投一些 AI 的公司,因為這個(gè)確實(shí)是未來(lái),所以你也不能說(shuō)他就躺平,他還是對創(chuàng )新抱有最大激情的中國的一個(gè)板塊,而且也是在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里面是非常重要的一個(gè)板塊。

 

但是在其他的一些投資上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大幅的收縮了,而且經(jīng)過(guò)前些年的股票市場(chǎng)的下跌,他們可能在回購上面給股東帶來(lái)的價(jià)值,會(huì )高于他們去投一些可能 IRR 不明確的項目,所以我們看到就是說(shuō)他們可能更積極的去回饋股東。

 

而這個(gè)不是某一個(gè)公司的行為,而是整個(gè)板塊都在這么去做。

 

然后你會(huì )發(fā)現,原來(lái)少燒些錢(qián),他有這么多現金可以去回購。你當時(shí)就會(huì )很驚訝,商業(yè)模式好的公司確實(shí)創(chuàng )造現金能力是非常的強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當這些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停止卷的時(shí)候,就真正開(kāi)始進(jìn)入到可以投資他們的時(shí)候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前面也可以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但前面賺的是不同的錢(qián)。在它的成長(cháng)階段賺的是它的發(fā)展的錢(qián)。

 

羅佳明:

 

對,其實(shí)我們看美股在過(guò)去的十年也步入了一個(gè)所謂成熟公司通過(guò)回購注銷(xiāo)來(lái)回饋股東的這樣的階段。當然里面有一些不好的例子,比如說(shuō)借錢(qián)去回購注銷(xiāo),但這個(gè)就是當時(shí)美國利率太便宜了,他這么算也算得過(guò)來(lái),但到今天可能就相對被動(dòng),不劃算了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剛才聽(tīng) 佳明說(shuō)現在港股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的一些想法,就讓我想起前兩天看到的新聞,就是著(zhù)名的某個(g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,原來(lái)也是對外投資的主力,現在居然在內部過(guò)投資項目的時(shí)候,一定要跟回購自己的股票做一個(gè)對比,說(shuō)如果沒(méi)有回購股票來(lái)的效率高,我就不投這個(gè)公司。這個(gè)事兒我覺(jué)得在小股東看來(lái)是會(huì )非常的歡欣鼓舞的。

 

以及現在我們確實(shí)看到今年的年報季之后,很多港股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都公布了回購的方案。他們好像現金分紅并不是很多,反而都更喜歡用回購的方式。關(guān)于這個(gè)我不知道佳明有沒(méi)有什么看法,就是他們?yōu)槭裁磿?huì )更喜歡用回購的方式來(lái)做這個(gè)事情?

 

羅佳明:

 

我個(gè)人的觀(guān)點(diǎn),他們跟老外的公司接軌還是比較多的,比較國際化的。

 

所以你會(huì )發(fā)現它的回購計劃可能不是每年都一定有的,比如你股價(jià)特別高了,可能就沒(méi)有——因為你不創(chuàng )造股東價(jià)值。

 

分紅是每年都有的,因為我的分紅比例就是固定,這樣子可以給市場(chǎng)投資人一個(gè)比較穩定的分紅的預期。

 

但是比如說(shuō)我股價(jià)特別低的時(shí)候,我有大量現金,我要增厚股東價(jià)值,我就應該回購注銷(xiāo)。

 

回購注銷(xiāo)我個(gè)人是更喜歡的,因為分紅的話(huà)也要交紅利稅嘛,而且回購注銷(xiāo)是一個(gè)永久性的權益增厚,這個(gè)股權就永久性沒(méi)了,你在這個(gè)公司的持倉的比例就永久性的提高了。

 

大衛翁:

 

對,所以一個(gè)是稅的原因,第二其實(shí)回購從全球的資本市場(chǎng)來(lái)看,都是拉長(cháng)來(lái)看對股東更有利的。當然你每年分紅可以給一些投資者提供現金,這個(gè)可能是有一些個(gè)人投資者會(huì )比較喜歡的,或者說(shuō)有些機構。但是從股東價(jià)值來(lái)講,確實(shí)回購的效率會(huì )更高一些。

 

所以我們在說(shuō)到港股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的投資價(jià)值的時(shí)候,要從之前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熱潮掀起時(shí)代的那種成長(cháng)邏輯,包括當時(shí)說(shuō)某公司有一大堆的投資portfolio,它這些公司紛紛上市,能給它增厚多少收益?那個(gè)時(shí)代就已經(jīng)結束了,現在進(jìn)入到下一個(gè)階段,我們確實(shí)也見(jiàn)證了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的一個(gè)變遷。

 

也希望這些公司能夠加把勁,多回購,多回饋,跟這些你們的前輩,就是這些上游資源品企業(yè)多學(xué)一學(xué),對吧?可以用各種方式來(lái)回饋股東。

 

好,今天聊得很開(kāi)心,跟中歐基金的培培老師還有 佳明 老師一起交流了關(guān)于黃金還有上游源品以及港股部分行業(yè)的一些看法,當然以上都不作為任何的投資建議,更多的是跟大家說(shuō)一個(gè)邏輯,授人以漁,讓大家去看待這個(gè)世界的時(shí)候可以多一些視角。

 

因為我到現在為止最喜歡的霍華德馬克思老先生,他去年的MEMO也不是在說(shuō)你要去投什么,而是說(shuō)我們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到一個(gè)較高利率水平的環(huán)境,并且會(huì )持續比較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,那我們應該如何去看待這個(gè)新的時(shí)代?包括投資,包括我們自己,是不是要更加保護我們的現金流?等等這些方面其實(shí)都是非常中肯的一些建議。

 

本文來(lái)自微信公眾號:起朱樓宴賓客(ID:the_great_time),作者:大衛翁

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(guān)點(diǎn),不代表虎嗅立場(chǎng)。未經(jīng)允許不得轉載,授權事宜請聯(lián)系 hezuo@huxiu.com
如對本稿件有異議或投訴,請聯(lián)系tougao@huxiu.com
打開(kāi)虎嗅APP,查看全文

支持一下

贊賞

0人已贊賞

大 家 都 在 看

大 家 都 在 搜

好的內容,值得贊賞

您的贊賞金額會(huì )直接進(jìn)入作者的虎嗅賬號

    自定義
    支付: 
    欧美人禽猛交狂配 4ayy私人影院|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亚洲| 亚洲自拍高清| 深夜释放| 高清欧美一级在线观看| 免费看的黄色片| 95视频免费看片| 国产老买老妇bbb| 被两个老头吃奶很舒服| 狠狠插综合| 成年人黄网站| 男生和女生鸡鸡对鸡鸡| 猎户边走边挺进她的h名气| 姐姐不可以| www.欧美精品| 美国一级大黄一片免费的网站| 芸能人原纱央莉hd在线播放| 国产精品手机在线亚洲| 911精品国产自产在线观看| 91精彩视频在线观看| 第一精品福利| 男男耽美肉文| 91视频三级| 18国产精品白浆在线观看免费| 日本日本在线观看视频| 素股在线| 国产自产拍精品视频免费看| 金瓶艳史k8经典| 美女脱全身衣服免费让男生看| 黄色一级斤| 梦魇之街| 国产福利电影| 中国一级黄色大片| 男男玩具play| 一级黄网站| 九九色在线视频| 91国在线观看| 九一福利视频| 91免费精品视频| 一色桃子在线观看| 中国老太婆一级毛片| http://www.pascualitosan.com http://www.itmetrics.net http://www.hqb360.com http://www.alterna-med.com http://www.ntgudian.com http://www.bingoslasvegas.com